小鱼干

斯莱特林的小公主(一个缩影)

参考AluZoe太太的作品

可不可以

爆火的可不可以听的我分分钟代入德哈,爆哭QAQ

六年的回忆(改了一点)

我如何抹去

能不能再拾起

永远在一起


可不可以,和你在一起

我们之间有太多回忆

爱上了你,没什么道理

只是情窦初开遇到你

不希望我的未来不是你(十九年后爆哭)

只愿意和你永远不分离


越看越像😭

【德哈】马尔福一家的日常

德哈婚后平常的某一天,小蝎子出没。

德拉科在经历一天繁重的工作后,满脸倦容地幻影幻行到马尔福庄园的门厅中。
“Father!”一颗铂金色的小炮弹飞速冲进了他的怀里。
德拉科顺从地弯下腰,抱起跌跌撞撞冲过来的小蝎子,亲了亲他的脸颊:“小蝎子今天有没有乖啊?”
他家小男孩用水汪汪的绿眼睛盯着他,伴随着奶声奶气地回答:“今天我有乖乖的听话哦!”小眼睛狡黠地转了转,“Father能奖励带小蝎子去游乐园吗?”
德拉科一听这句就有点头疼,自己上一天班腰酸背痛的,真是没力气去游乐园了。
“Father今天真的太累了,明天去行不行?”
“不要!Father昨天都说好的!”小蝎子不高兴了,嘴撅的高高的。
德拉科玩心也起来了:“我就不带你去怎么办。”
“我就是要去!”柔软的金发都炸起来了。
“就不让你去!”
“我就要去!”
……
n回合后,小蝎子短暂地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怎么能说服德拉科。
“我就要去!难道你力气比我大吗?!”小蝎子手一插腰,气势汹汹。
“那我们就来比试一下怎么样?”德拉科现在想放声大笑。

第一回合扳手腕—
小蝎子嫩嫩的两只小手握住了德拉科的大拇指,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撼动其动一丝。
第一回合德拉科完胜!

第二回合手推手—
一只大手一只小手搭在了一起,配着小蝎子夸张的姿势,德拉科内心没有一丝波动反而有点想笑。
第二回合德拉科完胜!

小蝎子沉默了,小蝎子转过身去,小蝎子不吭声了。
德拉科笑容一下子僵硬了,额头直冒冷汗。
德拉科慌忙把小蝎子扳过来,小朋友哭地稀里哗啦的。
“诶,别哭别哭啊!”德拉科手忙脚乱地擦眼泪。
结果小蝎子哭的更厉害了,一边打着哭嗝一边说:“我…我输了…那…嗝…那我就不去了…不去了…也不让你去了…嗝…”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大眼睛里掉出来,小嘴紧紧的抿着,拿袖子胡乱擦着眼泪,看起来委屈极了。
“好好好,陪你去,”德拉科无奈地环住小蝎子,心中充满了心疼和懊悔,“今天小蝎子想去哪就去哪!”
“你又欺负你儿子!”哈利埋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双大手把小蝎子稳稳地抱在怀中,安抚的亲亲儿子的脸蛋,温柔地说:“小蝎子想去游乐园,daddy 陪你去,不要father了,让他一个人呆着去!你说对不对。”
“嗯!”

德拉科无奈地看着他们走远,装作没有看见小蝎子趴在哈利背上对他做的鬼脸,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跟上。

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啊。

【德哈】凸变救世主(五)

凸变英雄au,私设如山,详细见记梗。
名字比较沙雕,雷者勿入。
我喜欢写回忆,严重ooc

昏暗的灯光下,三个小孩站在空无一人的对角巷内,每个人都攥着一把武器,眼神紧盯着店铺,像是在警惕着什么。

“这就是古书上记载的坠落要塞,索思亚特古堡。”为首的哈利说道,“今天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让我们一举将它的罪恶净化!”
“就你话多费时间,”身后的德拉科毫不留情地讽刺:“赶紧的,全魔法界的人都去参加活动,应该也包括了城堡的主人。”
“潘西,你随时用圣光魔法保护团队安全。”哈利冷静的发布指令。
“嗯,好!”潘西手里紧紧握着从家里带来的净化喷雾(香水)。
“小龙,托雷顿暴击火魔法远程支援。”
“叫德拉科。”德拉科无奈地纠正。
“沉睡在古堡的耀光宝物,今日就让我们将你从腐朽中解放出来!”哈利举起了手中的小旗,气势汹汹地呐喊。

“小鬼让一让!”
对角巷中跑过几个神色匆匆的巫师,
“大人有事,都赶紧回家去!”
“知道啦——”*3

“别傻了,谁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哈利绿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芒,“趁魁地奇精品店的老板不在,能一睹这装备了最新加速器、用白蜡树木材精制而成、经硬如钻石之擦光剂加以处理的极品光轮!”
“那个老板会不会没走啊?”潘西有些担心地问。
“怎么会,放心吧,今天大人们都去参加了罢工,”哈利安抚地回头笑笑,“再说了,我这不是还带了我爸圣诞节买的法式短棒嘛。一旦遇到危险,我就解开封印保护你们!”
“嗯!我也带了圣光喷雾!”潘西重重地点头。
德拉科亮出了自己的儿童魔杖。
“那么好,我们走!”*3


“别追着我啦!”德拉科一边狂奔一边呐喊。
“为什么大虫子还是追个不停啊!”绿眼睛发出了直击灵魂的质问。
“因为他们追的是你啊!”德拉科崩溃的大叫,“跟着我的也是你啊!”

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三个小时内出现的第四个杀手了。
第一个自称东瀛一把刀,用背心召唤出骑士,最后自尽身亡了。
第二个叫西域一杆枪,我们同时选择了用围巾召唤服魂决斗。结果我们用的是一个牌子的围巾,服魂是亲兄弟,一上来就是法式深吻。虽然赢了,我的围巾看样子也是回不来了。
第三个杀手,叫南鸡一棒槌,在脱皮裤时卡住,头朝下跌倒死了。有多厉害我始终也没见到。
现在这个紧追不舍的叫北漂一条虫

这个绿眼睛,至今还不知道叫什么。他的身体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光源,所以想让我带他去最高的地方,带给人们光明。
但我更想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你确定不帮他吗?”这个女孩是绿眼睛的朋友。
“我只想找到回家的路。”德拉科气喘吁吁地回答,今天跑的路比我从出生开始都多。“况且就算打赢了这条虫子,也会沾上奇怪的液体吧!”这么不马尔福的事怎么可能干啊!
“再不帮,他就要玩完了。”

“吃了他——!”
糟糕!绿眼睛被缠住了腿,面对德拉科焦急地表情,绿眼睛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面前这一幕和记忆中哈利在门关上那一刻透露出安抚的笑容重合,让德拉科的心跳停了一拍。
“抱歉,拖了你们的后腿…”

明明都那么害怕了,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呢!小巨怪!

德拉科飞奔向小孩,伸出的右手就快要够到了!就快要!

【德哈】凸变救世主(四)

凸变英雄au,私设如山,详细见记梗。
名字比较沙雕,雷者勿入。
过渡章比较无聊,你们猜出黑短发是谁了吗,严重ooc

刀锋忠诚地执行着它的命令,没有一丝宽恕地向下刺去。
飒——
德拉科无能为力地闭上了双眼,世界在这一秒钟静止,雨珠悬在空中——

哗啦啦——
雨还在继续下着,时间还在流逝着
德拉科艰难地回头,预想中血溅当场的画面并没有出现。他的瞳孔也因为这超现实的一幕而缩小——

“我为了你心底的呼唤而献身,”半跪着的骑士缓缓抬起了头,眼中的光芒闪烁,“我的主人。”

我叫德拉科·马尔福
父亲是马尔福家族的现任族长
母亲原本是上流名媛
但自从那次魔法部事件后
布莱克家族衰落
她也就安分当起了马尔福家的女主人
—小龙,来尝尝妈妈最新烤的小甜饼吧!
而我
是个七年级的学生
自打出生开始
就肩负着振兴马尔福家族的使命
小心谨慎、从不冒险
所以
我怎么就鬼迷心窍许了个不靠谱的愿望
来到了个不靠谱的陌生世界
面对这些莫名其妙的称乎!

“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我的!”绿眼睛灿烂地笑着。
“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做。”德拉科别扭地小声逼逼,明明刚刚才从生命威胁中脱离,这家伙怎么还笑的出来。
“服魂是根据你内心的召唤而来!”绿眼睛不疑有他,“而且你看看,你是不是少了一只鞋。”
德拉科低头看了看,自己左脚上的皮鞋不翼而飞,自己正毫不马尔福地站在地上。
再抬头,面前两位骑士的气氛正陷入了僵局。

“兰斯特洛,你是我最信任的骑士。”德拉科召唤出来的服魂先开了口,“但你不应该,对我的王后,打起了主意。”
“呵,亚瑟王,你还认不清形势吗。”

梅林啊,这真的是亚瑟王?!但看起来不是梅林他老人家的那个,真是谢天谢地。德拉科波澜不惊的面容下内心已经在尖叫了。

“今日能在此重逢,我们正好来一场公正的决斗。”亚瑟王拔出了他的配剑,“赌上骑士的荣耀!”
“求之不得。”兰斯特洛也划出一势。

人类的目光根本追逐不到打斗的画面,真能看到一道道火光和河面不断震天的水花。
一下省略打斗画面一千字

“咳,”兰斯特洛虚弱地跪倒在地,手中的长剑支撑不住地滑落,“看来,是我输了。”
亚瑟王这边也挂了彩,大喘着粗气。
“但是,”反派趁着不注意,发出了求救信号,“这仇,会有人替我们报的!”说罢,便自尽了。
德拉科皱了皱眉,他没想着要赶尽杀绝的。
亚瑟王首先缓过神来,释然地笑了笑,“真是一场爽快的决斗,容我休息一下。”人身渐渐消失,恢复成了一双伤痕累累的皮鞋。
德拉科看着脚上残破的鞋,感觉有些恍惚。

“我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德拉科顺着墙壁蹲下,身体在短时间经历大起大落后感到了疲惫。“你又怎么证明你的存在?”
“我不需要证明啊,”绿眼睛用自己短短的手臂给了德拉科一个暖暖的拥抱,“因为我存在是有意义的。”

“他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光。”一个女声在他们头顶响起。
德拉科警觉地向上看去,黑色的短发随风飘扬

【德哈】凸变救世主(三)

凸变英雄au,私设如山,详细见记梗。
名字比较沙雕,雷者勿入。
不知道这章在写些什么,严重ooc

两人在桥洞下暂时躲过一劫,绿眼睛有些疑惑地问德拉科:“救世主,你那么强大,为什么要选择逃避?”
“你从一开始就一口一个救世主,你看看我哪里来的战斗力啊?!”德拉科无端被人责怪,皱着眉头。
“其实你只要,”天真无邪的绿宝石瞧着德拉科,“脱衣服就行!”

碰——!
诶呦——!

绿眼睛可怜兮兮地抱着脑袋,两只眼睛水汪汪的无辜极了。
“小屁孩,满脑子都是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德拉科毫不贵族的咬牙切齿。
“我没有骗你,”绿眼睛奶声奶气地说,“在我们世界,衣服多少决定了能力的强弱。衣服越多的人拥有越多的武器或魂魄,这条内裤就是我生命的底线了!”
德拉科漫不经心地回应:“真不知道你这种脑子里塞满芨芨草的家伙,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嘿嘿嘿,原来你们躲在这啊,逮到你们咯!”烦人的反派又来了。
“呀这么快就被发现了!”绿眼睛迈着小短腿飞快跑到德拉科身后,“我都教给你啦。”

反派还在一步步逼近,绿眼睛急的大叫:“救世主,你快脱衣服召唤服魂就能打败他们啦!”
“我并不是什么救世主,你就别再耍我了。”德拉科的脸在阴影中看不清楚。

为什么会畏惧选择

因为选择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我没有错认为自己是救世主

那么就不会被愚弄

不会再左右为难了

德拉科忽然侧过头,就好像回应绿眼睛的注视一样。他灰色的眼睛里似乎沉淀了什么,就好像凝固的沼泽。

“小巨怪,你放手吧。我要回去了。”

冷的,就好像冬天湖面上的那一层冰封,水汽还在冰面上氤氲。

“你不能走!”绿眼睛里渗出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奶音中混着哭腔“我和这个世界都需要你!”

德拉科只是漠然地抬起了腿,向前用力一踢,力道之大使他的一只皮鞋连着孩子一起甩了出去。

如果这个世界都是假象

那需不需要我

又如何呢。

德拉科转身离去,对于绿眼睛的哭叫恍若未闻。
刀尖已经悬在绿眼睛头顶了,“杀——”

原来选择的意义

而是选择本身

是否存在意义

“喂德拉科,”哈利笑着搂着他的肩膀,“以后再多带身披风嘛,大家就不用尴尬了。”
雨天里三人的身影变得模糊,
“别搂那么近。”德拉科嫌弃地撇嘴。
“没办法,”哈利笑嘻嘻地又凑近一点,“我浑身湿透真的要冷死了!”
潘西在一旁看着这两个看似互相嫌弃,却又在一个披风下如胶似漆的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然而

放弃

往往才是最难的选择

【德哈】凸变救世主(二)

凸变英雄au,私设如山,详细见记梗。
名字比较沙雕,雷者勿入。
下面就是沙雕环节了,严重ooc

睁开眼时,入目一片灰暗,空气中弥漫浓雾,让人看不清方向。
“这是哪儿?!”德拉科有点慌乱得四处看,“我刚刚,明明要去对角巷的。”
眼前散发着死气的街道,和乱七八糟的建筑风格,冲击着德拉科的神经。好吧,这肯定不是对角巷。
“难道说,这里真实另一个世界,”德拉科震惊地喃喃道,“我的愿望显灵了??!”
“愿望真的显灵啦!”
德拉科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猛地转身,看到一个才到自己膝盖的小屁孩,水汪汪的绿眼睛盯着他,双颊鼓鼓的,脸蛋像发起的面团,黑色的胡乱翘着。
这孩子还在兴奋地大叫:“我的愿望真的显灵了!你就是来拯救我们的救世主吧!!”
“这么中二!拿来的熊孩子。”德拉科的眉头皱起,并不想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屁孩。“这什么鬼地方?!”
“喂!小声点!!杀手还在附近,”熊孩子吸了吸鼻涕紧张地说,“不要惊动他们。”
“一直大喊大叫的是你吧,”德拉科有点头痛,“你刚说的杀手是怎么回事?”
“原来你在这呢,看样子还捡了个服魂。”又一个声音,“别挣扎了,乖乖让我把你带回去交差!”
来者又是一个小孩子,稚嫩的声音说出这种台词真的很违和,况且这孩子不羁的紫发中还插着一把刀。
今天怎么碰上这么多莫名其妙的小屁孩,德拉科有点恍惚地想,我一定是起床的方式不对。
“等等,这就是你说的…杀手。”德拉科低头问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他身后并紧紧抱住裤腿的绿眼睛。
“是的,”绿眼睛重重地点头,“他是黑暗势力四大干部之一,人送外号——东瀛一把刀!”
“我以为我还在英国,”德拉科感觉更晕了。在他思考人生的时候,两个小鬼开始互喷口水,气喘吁吁。
德拉科头上的黑线快要实体化了,“这到底是夺命追杀还是小鬼掐架。。”
“不好,被你强行拖了时间。”对面的反派好像要认真起来了,他大喊出了招式:“出来吧,我的服魂!黑色纯棉背心!!”
“就算是编个招式名字也别这么随便好吗?!”德拉科的毒舌开始发作了,“亏我刚才还紧张了一下。”

飒——
一阵风刮过,面前的房子被整齐的拦腰切成两段。

“救世主!看你的了!”绿眼睛拍拍他的小腿。德拉科赶紧抽出魔杖,念出一个统统石化,没反应。糟糕,魔杖在这个世界没有作用!
求生欲使他大喊:“看你个头啊!”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切房子啊!”德拉科有点崩溃,“你以为切蛋糕啊!!”

反派笑了“这就是我服魂的实力,他可是圆桌第一骑士:兰斯洛特。”骑士摆出了一个蓄势,“斩——”向他冲了过来。
“莫名被卷入了进来,这到底该怎么办啊!”德拉科有点抓狂。
剑气已经快到头顶了,威胁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发际线。

「穿越異世界的首要法則是認識自我。」耳边响起了重度麻瓜小说患者某波特的话。「總的來說,就是找到魔力之類的東西,並且集中注意力去凝聚這股力量。」

德拉科的手微微蓄力,身边爆发出强大的气场,伴随出的还有那一连串的招式:
“烈焰熊熊刀锋无影统统阿霍拉洞开荧光闪烁阿瓦达啃大瓜、梅林的胡子我是在干什么啊!”德拉科崩溃地捂住了脸,“怎么会相信波特这种不靠谱的麻瓜小说经验啊。”
眼见对方已经缓过神来了,德拉科赶紧拽着熊孩子就跑,暂时躲到了一个桥洞底下。


各位猜出绿眼睛是谁了吗?

【德哈】凸变救世主(一)

凸变英雄au,私设如山,详细见记梗。
名字比较沙雕,雷者勿入。
这篇主要是引出作用

人的一生,有无数次选择。有时是选择一本喜欢的书,有时是选择一件合适的礼服。而有时,是选择接受无法选择的事。
比如,雨天,讨厌它,却躲不掉。
小时候憧憬着长大,因为成年后,可以拥有更多权利去选择自己想做的事。但事实,却与之截然相反。

“小龙,你已经长大了。”在一次晚餐后,纳西莎斟酌着开了口,优雅的声音在德拉科耳边萦绕,“所以我和你父亲认为你已经可以接触一些家族事务了。”

什么是家族

“我像你这么大时早已承担起家族责任来了。”卢修斯手中摩梭着从不离身的蛇头拐杖,脸上的表情庄严而肃穆。

什么是责任

真正长大后才知道,选择的权利本身,就是一种约束。因为它并不是一道开放式的辩答题,而是已经准备好正确答案的选择题。

马尔福,你来回答。这四种成色中,哪一种是完美的药剂。

但是,选了正确的就一定是对的吗。

「去年,英國魔法界經濟發展成上升趨勢。這標誌著受以福吉為代表的腐朽落後魔法部統治的時代已經過去。回想十年前的那次部員大罷工,迫使引發福吉前部長的下台。現在看來,這是一次成功的選擇。」——預言家日報

桌上的日报被风吹的哗啦作响,

马尔福,你想好了吗

套上外套,英国的冬天可不是开玩笑的,再围上一条羊毛围巾,蹬上手工制的皮鞋。抬起手打了一个响指,消失在原地。

人生,有没有第五的选项呢。

我想去,另一个世界